热点案例
  • 作者:李祥伟
  • 时间:2020-07-20
  • 点击:4375
  • 来源:法律援助工作站



案例一 平台的安全保障义务——滴滴打车空姐遇害案

2018年5月6日,一位年仅21岁的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时被害身亡。嫌犯是一名滴滴顺风车司机,作案后弃车跳河身亡。

【法条链接】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空姐遇害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方面案件手法残忍,受害人身份特殊,影响恶劣;另一方面,网约车岁走过八年时光,但一路走来问题不断涌现,就拿滴滴来说,近几年司机与乘客矛盾频发却未得到有效解决。


 案例二、乘客司机互殴公交坠河的民事责任分析

 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之间的互殴行为,造成车辆失控,致使车辆与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撞击后坠江,1.因此,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的互殴行为与危害结果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触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涉嫌犯罪。

 

(一)合同责任

   1、公交公司与乘客之间存在客运合同关系,根据合同法302条,公交公司须对乘客的死亡承担违约责任。而且,基于债的相对性,第三人过错(刘某殴打司机)不构成免责事由。

2、冉某的行为为职务行为,同样不构成公交公司的免责事由。

      (二)侵权责任

 1、乘客刘某与司机冉某互殴导致公交失控,构成无意思联络的数人分别侵权(侵权责任法12条)。

 2、司机冉某的行为为职务行为,应由用人单位即公交公司承担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4条)。

 3、乘客刘某和司机冉某的行为单独均不足以导致损害发生,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2条 ,由刘某和公交公司对其他乘客的死亡承担按份责任(刘某应为主要责任,公交公司次要责任)。

 4、刘某对其自己的死亡有重大过失,因此,根据侵权责任法26条,公交公司可以减轻对刘某的赔偿责任。


案例三 合同案件举证责任是如何规定的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但我国民事诉讼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当事人举证不能的后果。实际上,举证责任并不单纯是提供证据的责任(行为责任),还包括承担不利诉讼后果的责任(结果责任)。前者回答的是哪一方应当对具体的事实要件举证的问题,后者回答的则是当某项事实主张最终不能被证明时由哪一方负担不利后果的问题。二者都是举证责任概念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二者之间是表和里、形式和内容、程序和实体、动态和静态的关系。法院审理具体案件时,必然要确定本案诉讼应由何方当事人负责提出证据,应提出证据而不提出之人,其诉讼主张无证据支持,应承担败诉后果。基于上述认识,我认为,举证责任是指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对待证事实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的责任,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则应承担不利后果。


 

案例四 高铁霸座男的法律分析

1、民法:高铁霸座不是道德问题而是纯粹的法律问题。小姑娘买完车票即与铁路运营方成立了客运合同,小姑娘有权利享受运输服务,享有在指定座位就坐并被安全送达目的地的权利,有人霸座是第三人行为导致的违约,小姑娘可以基于债对的相对性追究客运合同相对方铁路部门的违约责任,铁路运营方再向第三人追偿。

2、行政法:高铁霸座行为扰乱了公共交通工具的秩序,乘警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把违反嫌疑人带离现场,如果乘警不采取行动就是不作为。

案例五 高空抛物的法律责任承担

高空抛物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责任,包括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和从建筑物上坠落物品两种行为,一般情况下很难确定具体是由谁造成的,或者确认是谁抛弃的物品。法律为了保护受害人,对高空抛物致人损害的责任承担做了规定。建筑物或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是管理人应当承担民 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共同侵权情况下,即加害人为二人或二人以上的情况,加害人除应承担一般高空抛(坠)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责任外,还应承担共同侵权所负的连带责任。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